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拾光

梦是流浪的唯一港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博客长草了好久,看到自己以前写的东西有种很羞耻的感觉,有空会慢慢梳整。也觉得以前的自己还真是乖戾呢,若是言语有得罪真是抱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●【转】把失恋变成葡萄园  

2010-01-22 20:34:58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摘自《青年文摘》2010二月上

作者:王海莹

  他从来没对她说,要爱她一辈子,也没说要永远地等她。他一直幻想着当他们青春不再,风烛残年时,他可以和她相拥坐在温暖的炉火旁,读着他写给她的诗——《当你老了》。爱尔兰诗人威廉·巴特勒·叶芝倾其一生都在爱着茅德·冈,但是她,却在不断地拒绝着他。

  1888年,23岁的叶芝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穷学生。但是这一年的1月30日,他在伦敦首次遇见了正在探亲的22岁的茅德·冈。他对她一见钟情,从此开始了长达一生的“爱的追逐”和“爱的烦恼”。当时的茅德·冈已是颇有名气的女演员,她不仅长得高挑美丽,为人热情,而且还是爱尔兰民族自治运动的领导人之一。美丽、智慧再加上人生信念使茅德·冈身上放射出独特的光芒。

  叶芝说:“我从来没有想到在一个活着的女人身上看到这样超凡的美。这样的美属于名画,属于诗,属于某个过去的传说时代……”茅德·冈因为喜欢叶芝的早期诗作《雕塑的岛屿》,当晚她主动邀请叶芝共进了晚餐。在茅德·冈面前,叶芝觉得自己“不成熟也没什么成就”,他只能把炽热的爱悄悄藏起,他对茅德·冈说,他希望自己将来能够成为爱尔兰的雨果。在伦敦伊伯里大街短暂的相逢,让他们共度过了9个难忘的傍晚。后来,叶芝回忆说:“以往的全部岁月,其意义就在于为了这短暂的几天而等待;今后的漫长生涯,将是为这片刻的光阴而回味。”

  叶芝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男人,只是为了要配得上他所深爱的她。为了让她真正地了解自己,为了把自己展现给她,他开始拼命地写诗。1891年7月,叶芝收到了茅德·冈从巴黎寄来的信件。她在信中这样写道:“昨天晚上我有一个美好的经历,我穿上了你的思想外衣,渴望来到你的身旁。我必须马上知道这种感觉你是否也体会到?”

  这封信使一直不敢表明情感的叶芝有了信心,在他看来,这无疑是茅德·冈对他发出的示爱信号。他仔细而小心地将这封信粘在了笔记本上,兴冲冲地跑去向茅德·冈求婚。但是,她却拒绝了他。她说,她对肉体之爱怀有抵触与恐惧,所以,她不能和他结婚,但希望彼此保持友谊。

  第一次求婚就遭到了拒绝,但这并没有让叶芝心灰意冷,他认为,这是茅德·冈对他们之间的圣洁的关系所做出的诺言。他仍然对她魂牵梦萦,并以她为原型创作了剧本《凯丝琳女伯爵》和著名诗作《当你老了》。1900年和1901年,叶芝先后两次向茅德·冈求婚,还是遭到了拒绝。1903年,茅德·冈嫁给了一起并肩战斗的爱尔兰民族运动政治家约翰·麦克布莱德。

  消息传来,伤心失望的叶芝在这一年动身去美国进行了一场漫长的巡回演讲。为了排遣内心的孤独和忧郁,他曾和奥利薇亚·莎士比亚有过短暂的恋情,但一年之后便分手。尽管爱慕的人已经结婚,叶芝仍然不断地写诗赞美茅德·冈,不断地表白自己的炽热感情,叶芝说:“我的每一句话都出自真心,我赞美她的身体和精神。”他在《白鸟》中写道:“亲爱的,但愿我们是浪尖上的一双白鸟!流星尚未陨逝,我们已厌倦了它的闪耀;天边低悬,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,唤醒了你我心中,一缕不死的忧伤……”

  1916年,由于政治原因茅德·冈的丈夫被英国军队处以极刑。以为机会再次降临的叶芝又一次向茅德·冈发出了求婚誓约,但还是被拒绝。

  从青春年少时的惊鸿一瞥——他爱上了她,叶芝便走上了漫长的爱情苦旅。他的内心始终是痛楚和喜悦交织,希望和失望相随。尽管这段纠结在诗人心中的爱情几经曲折,没有任何结果,但却激活了他心灵深处的激情。美国诗人奥登怀念叶芝时曾说:“辛勤耕耘的诗歌,把诅咒变成了葡萄园。”他的诗作《丽达与天鹅》、《白鸟》、《他希望得到天堂中的锦绣》以及《和解》、《当你老了》、《反对无价值的称赞》等等都是他为茅德·冈写下的名篇。这种刻骨铭心的爱,促成了一位伟大的诗人。

  1923年,叶芝“以其高度艺术化,洋溢着灵感,表达了整个民族灵魂”的赞誉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,他被西方评论界称为“最后的也是最伟大的一位抒情诗人”。这似乎也验证了茅德·冈曾说的一段耐人寻味的话:“世人应该感谢我没有嫁给他。”52岁的叶芝,终于停止了这种无望的念头,他和乔治·海德莉结了婚。但事实上,他还是无法忘记她。在他生命得最后几个月,他还给她写信,约她出来喝茶,但还是被拒绝。

  1939年,叶芝病逝。在诗人的葬礼上,人们没有看到叶芝爱了一生的人,她仍然拒绝他,包括拒绝参加他的葬礼。

  “虽然枝条很多,根却只有一条,穿过我青春所有说谎的日子,我在阳光下抖掉我的枝条和花朵,我现在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。”这是晚年叶芝的吟唱。叶芝的一生贡献给了爱尔兰文学复兴运动,贡献给了诗歌、戏剧,也贡献给了他与茅德·冈的爱情。也许在叶芝看来,爱情本身是否获得,已经不重要,因为他已经执著地爱了一生;他是否被心上人所接纳,也不重要,因为他已经尝尽了追求的酸甜苦辣。一个人,若想爱过一时一刻并不难,但是,最为难得的是——到老的时候还是那样刻骨铭心,以致从来都不需要想起,永远也不会忘记!

  当现代的爱情变得可以速成也可以速朽的时候,真的希望,当我们老了的时候,自己就是叶芝,或者是那个叫茅德·冈的幸福女人。不为别的,只为记住爱情最初的执著和永恒,只为铭刻那个以朝圣者的心境追逐爱情的灵魂!也许,一切更加简单,就像叶芝写给自己的墓志铭那样:

          冷眼一瞥
          生与死
          骑者,且赶路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个月在《青年文摘》上看到这篇《把失恋变成葡萄园》,第一遍看的时候就被打动了。

已经不想追究任何关于他们两人的爱情。

觉得即便叶芝是这样热情地追求茅德·冈,他却始终以最卑微的方式爱她。为她写诗。

诗人,并不是因为此刻想起谁,才为谁写诗。而是无时无刻都在思念谁,当思念满溢得快将自己的世界淹没,便写诗。于是从来都不需要想起,因为从来不曾忘记。

画师,也并不是因为此刻想起谁,才画谁,而是无时无刻都在思念谁,直到思念满溢,浸湿了相思树的根,下笔,便都是脑海里弥漫的影像。

无时无刻充斥在脑海里的,就是艺术家的一件作品。那样的东西是永远不能完整地呈现的。倘若全全陈列,视觉是装不下的。况且感情可以一直滋生,此刻所想非彼时,如何也达到不了满意啊。

卑微的方式,是隔了距离。是即便站在眼前,也很远;是因为很爱而退步,而恐惧;是自卑和困惑,怕给不了你幸福,而宁愿将你的人生放在别人手上……

“原谅那个人只能以最卑微的方式爱你。为你作画。为你写诗。”

 

—The enD—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