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拾光

梦是流浪的唯一港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博客长草了好久,看到自己以前写的东西有种很羞耻的感觉,有空会慢慢梳整。也觉得以前的自己还真是乖戾呢,若是言语有得罪真是抱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●你怎能用一句话,便说尽十四年的痛与错过  

2010-02-26 21:09:02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——读《半生缘》

文 / 子苏 

 

当曼桢说:“世钧,我们回不去了。”

万籁俱静。

读过张爱玲的人大多会说,她笔下的故事,纠结了误会与爱恨情仇。她把那个灯红酒绿的旧上海,写成了白墙黑瓦历史里一抹淡淡的忧伤。书中的人也好,书外的人也好,皆落入一口打着湍急漩涡的深潭,在真实的心碎声中真切地痛着。

读完《半生缘》,竟有种要窒息的感觉。

世钧与曼桢本是深深相爱的恋人,却因家人的阻挠以及一次误会而分手,各自成家。十四年后他们再度相遇,纵使余情为了,人生也已经没有任何缝隙可以让他们追溯过去。她在他耳边暖暖地吻他,对他说:“我们回不去了。”

“我们回不去了。

“回不去了。”

这句话就像弦断之后的余音,痛彻心扉。

然而在中国文坛上,如此的爱情悲剧并不少,但能使书外人与之同泣的故事,却不如书本那样多。有些故事虽然凄美,却太浪漫,抑或为了臆造复杂迷离的剧情,而加入太多不必要的角色,造成花瓶囤积,大大影响了作品的可读性。

张爱玲的天才之处,便在于她的精简从容,这一点恰恰能从《半生缘》中读出来。

说来这该是非常简单的故事,毋需跳跃的时空和里里外外忙于跑堂的人物,就从十四年前的某一场景开始,长出主干和枝桠,悄然开花,却把凋谢放大。所有的角色便活在她种下的这棵树上。于是这棵树也长在了书外人的心坎上。

岁月使依偎在它怀抱中的事物面目全非。人却无能为力。

曾经读过,开了花的情感,我们称之为婚姻。不开花的,却称为爱情。年轻是会逝的,它载着爱与泪奔向记忆的大海,最终化为浪尖上闪耀的一朵骄傲的浪花。流走的青春带走了稚气与倔强,年轻时放走了爱情的人们便再没有力气继续寻觅。世钧如此,曼桢如此,即便他们内心唱着同一首歌,眼里因同一件事噙满泪水,早已流走的青春却稀释了他们共同的执着,所以他们竟能狠心地,镇定自若地说,我们回不去了。

作为一名留过洋的作家,张爱玲在写作风格上并未受到太多西方文学的影响。冗长费解的句子,晦涩的文字,在张爱玲的书里是极罕见的。也许正是因为她的真性情,那一笔一划的岁月的痕迹的才能描摹得如此真切吧。

于是,书至末尾,张爱玲用海派作家的口吻沉着地写下,世钧,我们回不去了。她把这个故事锁在了破晓时分,让它无法冲破黎明。她让曼桢用一句话,说尽十四年的痛与错过。

那一刻,万籁俱静。

 

—The enD—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5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